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home/jinganwangluorjvi4nkg4a2nuwcahn5gql7u6o/wwwroot/wp-includes/script-loader.php on line 2678
 

人生掠影

在線展廳

http://www.chengyuanhong.com/mulu.htm

這是我1990年8月29日正午,在我們家鄉小鎮殷廟集的街頭拍攝的,當時烈日當空,酷熱難當。

纏纏繞繞的絲瓜秧綠瑩瑩的青翠欲滴,黃花朵朵,映襯其間,彷彿葡萄架一樣,絲絲縷縷,

4ddb0381nbaf467e7f93b&690自然而然地倒垂在農家小院的圍牆上。久居鋼筋水泥的城市,想家的時候,我就看看這幅照片,彷彿一股清新濃郁的鄉土氣息撲面而來,好像又回到了一趟自己的老家。

我那時是民辦教師,在家鄉程樓小學教書,語文、數學、音樂、體育、美術,我都教過。記得有一次課餘時,我和全校十幾個教師都在辦公室坐着,有位學生家長走進辦公室,徑直走到我面前問我:“你是老師還是學生”?我當時聽了猛一愣,一臉茫然,不知可否,我難道像個學生嗎?因為那時的農村小學一年級學生,有的都十多歲才上學,而縣城的同齡孩子都已經上初中了,所以農村小學五年級的學生十六七歲很普遍,大姑娘小夥子很正常,有的小學畢業乾脆就結婚了,也難怪學生家長這樣問我了。

因為我的祖父是小學校長,所以我們兄妹三人上學都比較早,城裡孩子上幼兒園的年齡我們就都已經開始上小學了,我上初一時是全班年齡最小、個子最矮、體重最輕(60斤)的學生。每次上體育課站隊時,我都是排在最末後一個,跑步時我也是倒數第一,分組比賽做操時,好多人都不願意和我一組,因為我影響其他人的成績。所以我最怕上體育課了,總是想盡辦法,弄虛作假開小差找借口逃課.

我們若是像其他農村孩子一樣上學那樣晚,我的命運就真的要改寫了,因為祖父去世早,家庭經濟困難,已經沒有能力再培養我們都上學。

***

1217_2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是我1998年11月22日在渦陽縣城王天秩老師家拍攝的,也是我曾經租住幾年的家,他那是八十多歲了,是個退休的老教師,人很好,待人熱誠善良,喜歡字畫。他家的院子很大,種滿了各種花草樹木,鳥語花香,四季如春,好像一個大花園。時值金秋,五顏六色的菊花含苞怒放,勝似春光。他家房子特別多,兒女又都不在這裡住,除了他和老伴住這裡外,其餘的全部出租,因此整個院子成天又好像一個大雜院,租客迎來送往,非常熱鬧。

         那時我進修學習剛畢業,由於上學時經常在老師同學家吃飯,也是我最胖的時候。因為當時交通不便, 每次從阜陽坐火車回家,必須到渦陽轉車,然後再乘汽車顛簸50多里路,下車後還要步行走幾里路才能到家,非常非常麻煩。那時我老家到渦陽城每天往返只有一次車,有時晚了,我趕不到車,只有在渦陽找地方借宿,因他家房子多,我就經常在他家借宿。後來,在縣城工作時,我又在他家租住幾年。他曾幫助我好多,我送他點心水果之類的東西也不要,我就給他畫,他見到畫後非常高興。2006年他得了老年痴呆症,我去看他,他已經分不清我是誰了,說話也是顛三倒四,不知東西。歲月無情,早幾年他去世我也不知道,何時想起來心裡總不免有些愧疚,總感覺有些對不起他。
      時光荏苒,轉眼他已去世好幾個春秋,難忘我困難時他對我的熱心幫助,讓我刻骨銘心,如此難忘。回頭望去,我一路走來,不知踏着多少人的肩膀走着自己的路,曲折泥濘,一路坎坷。衷心感謝那些給我過無私幫助的人,你們雖然不在了,但卻永遠活在我的心中。人生漫漫,歲月悠悠,願將來也有人能踏着我的肩膀走着自己的路。
 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00年冬11月26日攝於冬安徽藝術館,轉眼12年過去了,這是我的畫展結束時的最後一天,安徽藝術館的羅敏給我拍攝的,她是《安徽群眾文化》雜誌的編輯,她還把我的畫展信息發表在《安徽群眾文化》上,現在我也不知這本雜誌放哪裡了。

記得當時有好多人要與我合影,尤其是一個60多歲的阿姨非常喜歡我的畫,在我的畫展前一天去看我的畫,開幕當天一看到我就雙手緊緊地摟抱着我不放,當時着實嚇了我一跳,可能是我與她孩子的年齡差不多,問長問短,實在讓我難為情,因為好多領導老師來了我要接待,直到工作人員在旁一直催我她才放手。畫展期間她去了幾次,並把我的作品拍了好多,畫展結束了又去非要與我一起合影。

凡事表面看起來很美很風光,殊不知光環背後的艱難和辛苦,事不經過不知難,實在是一言難盡,天知道,地知道,甘苦自嘗還有自己的心知道。

***

 

10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<百牛圖 >(長6米),<百鵝圖 (長8米)>,<百雞圖>(長6米)”

這是程遠宏2000年11月23日在安徽藝術館舉辦個人畫展時,與安徽畫廊的李德銘主任在觀看她的長卷作品時拍的照片.那次畫展多虧李德銘主任鼎立相助,才順利地成功舉辦。時光飛逝,轉眼十年.如今李主任也早已離世而去,他為人善良,不計名利.何時想起程遠宏都非常感動,讓她終生難忘.衷心的祝願他在天堂一路走好.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是2000年我第一次出版的作品,選自我的《中國歷代百女圖》,獲了全國“計劃生育宣傳獎”,也是我第一次掙了10000元的稿費。拿到稿費後,我立刻配了手機,也是我第一次使手機。又回到鄉下老家拿出2000元錢給交給母親說;”娘啊,我有錢了,把我們幾十年的老房子修修吧,不夠我再給”。

我那時進修一畢業就在縣職教中心代幼師班的美術課,學生都是清一色的十七八歲女孩子,也是我最好的模特,若有畫不好的地方,找個學生來示範一下即可。2006年我又印成了名片首頁,我當時是亳州市政協委員,現在已不是了,我當了多年的政協委員,總有一種濫竽充數之感,理應換屆讓位給別人。

***

4ddb0381nba4eb5452f25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看到這幅照片,真的成就了我兒時的夢想,羨慕那時自己真年輕啊!小時候我最愛唱的歌就是“我愛北京天安門”,那時的北京天安門就是我兒時的夢中天堂,心向神往的地方,現在想起小時候的天真單純,簡直幼稚的可笑。歲月匆匆,驀然回首,彷彿走過一個世紀。

記得當時畫展結束時,接着就是日本一個女畫家的畫展,炎黃藝術館的工作人員就鼓勵我說:“外國人能到我們中國辦展,你也能到外國辦展”,推薦我到中國對外展覽中心自薦一下,看將來能否有機會去國外辦畫展?於是我就帶着作品去了,接待我的是萬紀元主任,他熱情地接待了我,看過我的作品後問我多大了,我說自己教十幾年書了,他一聽立刻反問我:“你今年才多大教十幾年書了”?我聽了非常尷尬,氣笑不得。昔日如煙,一去不返,我走盡坎坷,無怨無悔的做着自己的畫家夢!自信是成功的第一步,我給自己鼓掌!我為自己喝彩!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o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炎黃藝術館明亮的兩個展廳里陳列着我的23幅作品,圖為觀眾在觀看以濃烈中國民俗氣息的長卷畫《興盛圖》。

***

 

4ddb0381nbaf4686b42a5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是2003年11月23日,在亳州龍華迎賓館迎接韓國榮州市婦女代表團時的合影,前面一排是韓國婦女代表團的成員,她們身着韓國傳統服飾,長裙飄飄,五彩繽紛,宛若一道亮麗的風景。原以為她們也像韓劇里那樣傳統文雅,其實並非如此,她們性格開朗,能歌善舞,非常豪放。

後兩排全是我們亳州市的巾幗精英,最後左四是我,我的右邊是亳州市人大副主任裴松如,前邊是《亳州報》總編輯任愛麗。背景是我的畫展作品50米長卷《百女圖》,自那次畫展後,我的8米長卷《百雞圖》不翼而飛,當時只顧與她們一起搞聯歡活動,沒想到畫展作品卻失蹤了,再也找不到了,缺德的盜畫賊永遠也死不絕。

 

4ddb0381nbaf46649d015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也是2003年11月23日拍攝的,右邊是我,中間是韓國婦女代表團長李慶子,左邊是亳州梆劇團演員李景芝,國家2級演員,“梨園春”大賽擂主。或獎得了一輛小汽車,人很好,天生長的就是當演員的料。背景是我的畫展作品50米長卷《百女圖》。

***

1217_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是2004年秋,我回到久違的的老工作單位程樓小學拍攝的,近處的自行車是同事的,遠處的花牆門我剛看見時,以為是花園門,其實是廁所。每當下課鈴一響,小學生就好像小魚一樣,魚貫而入,飛也似的直往那邊跑。上課鈴一響,又好像小麻雀似的,唧唧喳喳從廁所一窩蜂似的飛出直往教室跑。多可愛的孩子!如果不是太愛畫畫,我情願在鄉村當一輩子孩子王。

我 的好多長卷作品差不多都是在這裡工作時創作的,是我走上繪畫之路的發源地。還記得我剛在此工作時,學校設施非常簡陋,條件很差,兩排房子,六個班級,十幾個老師擠在一個辦公室。因為我剛工作沒教學經驗,就讓我教最小的班級學前班——名副其實的孩子王。聽說今年這所學校就砍掉了,因為我們這裡開礦變成了礦區,農民都搬遷走了,沒學生。

想起那時的趣事真不少,成天和孩子們在一起,看着天真活潑,無憂無慮的小孩子,彷彿又回到了自己樂而忘憂的童年。生活是創作的源泉,因此我就根據那時的校園生活畫了好多兒童畫。記得我教的學生,因為年齡小,剛進校門時啥都不懂,有的小男孩連衣服都不穿,光着屁股赤着腳就來到學校上學了,真是笑死我了。夏天的時候,校園門口路兩旁的白楊鑽天,鬱鬱蔥蔥,直入雲天,旁邊還有一大池塘,綠水掩映,景色宜人,站在樹下,涼風陣陣,非常清爽,班裡沒風扇,我就把孩子們全部領到白楊樹下,教他們唱歌,做遊戲。

清楚地記得有一個男學生給我的印象特別深,他那時七八歲,非常調皮,還好偷其他小朋友的學習用品,經常惹我生氣。記得又一年冬天冰天雪地,我冷得直哆嗦,他卻還光着腳,雙腳凍得紅紅的露在外面。我嚇一跳,實在不忍,一問才知道,原來他父母離婚了,媽媽棄他而去,爸爸又給他找個後媽,因他調皮,就把他放在老家跟爺爺奶奶後一走了之,哄他說高粱紅了的時候媽媽就來看他,因此別人一問他媽媽,他就高興的對人說;“我媽媽高粱紅了的時候就來了”,其實都是他家人在騙他。無媽的孩子像根草,我聽了陣陣心酸,眼淚直轉,可惜我勢單力薄,愛莫能助。如今20多年過去了,他也該近30歲了,願他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,早日享受家庭的溫暖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456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09年春5月1日攝於渦陽老子廟

這個時令在皖北是乍暖還寒的季節,這天我們東方老子書畫院的幾人,陪同河南商丘書畫院的幾個書畫家一起到老子廟參觀.”老子廟”是渦陽的名片,老子故里,道德之鄉,道教文化的發祥地,是每個到渦陽的人必去的地方,有朋自遠方來,不亦說乎?

老子廟的道長是湖北荊門人,聽說他們那裡人特別信道,男的好多外出當道士,女的就外出當道姑,我感到很新鮮,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了。

上午書畫家在我們辦公室又寫又畫,畫了很多,好多人都想要,我卻連一張也沒要,因為我從來不張口向別人要什麼東西,這是索取。

***

 

4ddb0381nbaf467315559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67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是我2010年在安徽畫廊辦展時設計的畫展請柬,“程遠宏”三字是我的手書,習慣成自然,我也喜歡行書。琴女選自我的仕女畫《古韻如夢》,因為我喜歡音樂,尤其喜歡古琴“高山流水”,可惜沒機會學習。只能用色綵線條付諸筆端,來寄託我的願望,實現我的夢想了。

***

攝於2011年秋,“十月麗花傲秋寒”,我最喜愛菊花,其實我什麼花都喜歡,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,更何況我是搞專業美術創作的,因此我最喜歡最常去的地方就是花園了。

去年金秋的一個下午,我又領着熟人和女友一群人開着摩托車,電動車和小汽車,浩浩蕩蕩來到我經常賞花的花園看花,老闆兩口子喜笑顏開,熱情的端茶遞水招待我們。看着繁花似錦的滿園秋色,我們彷彿走進了世外桃源,一朵朵含苞怒放的菊花清香撲鼻,令人流連忘返,左看右看也捨不得走,玩了半天,照片拍了一張又一張,但臨走時卻連一盆花也沒買,也不知花園老闆可生氣?現在又到了萬紫千紅春滿園的季節,花園裡的花一定又開了不少,我也不好意思再去了。

其實在熱鬧喧囂的城邊,能走進這樣一個鮮花盛開、四季入春的大花園,實在是一種享受,生活是多麼美好啊!再高級的畫家也畫不出大自然賜予人間最美的好風景。

聽母親和奶奶講,我的生日就是在秋天夜裡,但具體的日子她們卻已經記不清了,太遺憾了!糊塗親人啊!好多次同學朋友算命約我一起都被我婉言謝絕了,因為我連自己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算什麼?花開花落,年年歲歲,所以我從來不算命。人生在世活一天講一天,能走一步走一步,任命闖吧!

***

 222222222222
2012年5月16日攝於老子廟前武家河,陪同省作家代表團參觀老子廟時拍攝的。
當天艷陽高照,晴空萬里,陣陣暖風吹來,裙子飄飄擺擺,非常涼爽。此條裙子我已穿了多年,一直捨不得扔掉,沒料到今年卻趕上了流行。
相傳,“武家河”之名的來歷是當年武則天到此參觀所賜,一眼望去,煙波浩渺,水天一色,氣勢恢宏。願武則天指點江山,扭轉乾坤的智慧光芒,能普照在每一個參觀者的身上,使每個人都能幸福吉祥,把握自己的命運,主宰自己的人生,開創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輝煌之路。

11111111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這是當天和同事還有外地的一個作家一起拍的。

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4年夏攝於渦陽縣委大院,這是我工作時間最長的地方,背景是縣政府辦公大樓,

2009年春我在3樓政協書畫室,2011年夏我又到了10樓文聯辦公室。

時光好快,歲月不饒人,轉眼6年過去了。

 

***

下圖是2015年6月20日攝於天安廣場,是我在北京進修一年的最後一天,21號我買了回合肥的車票。

 

0808_4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**

564353699877201608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==美麗的回憶==
滾滾紅塵又一年,春秋如夢冬歲寒
流年一去雲煙過,往事再也難復返。
2016年9月10號港澳游之行時,在珠海漁女旁和我的眾多美女同學一起拍的合影,個個花枝招展,群居飄飄,彷彿仙女下凡,唯有我一人穿了黑白色,搭配了穿着一雙粉紅色拖鞋。我也知道這樣打扮不協調,但是穿高跟鞋我實在受不了,真是寸步難行,簡直是刑罰,這外國人發明的高跟鞋是典型的重男輕女。記得剛去香港時游海景觀,聽說要玩一天,早上吃飯時,我就換上拖鞋準備出去,同室的廣東彩仙(這名字起的好像仙女)連忙勸我說:”我們要注意形象,你怎麼能穿拖鞋出門呢?別讓香港人笑話”。我只得立刻換上高跟鞋去游海洋館,香港的海洋館實在太大,大到不知道有多大?當時天還下着雨,我們打着傘走馬觀花,玩了這邊玩那邊,我也不知東西南北,跟在同行者後邊,雙腿彷彿斷了似的,我累的一點都不想看,只想一下子坐在地上,最後走出大門時,同行者又開始亂走,只有我自己冒雨打着傘坐在海洋館門口的旁邊等同伴。吃了這次苦,決不再受二茬罪,所以以後幾天我再也不穿高跟鞋遊玩,一直穿着拖鞋,反正大多都是同學也沒有人笑話,現在回想起來自己都感到好笑,也是一次美好的回憶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mmexport1565168021512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此時是2019.7.22日中午11點,合肥高溫37度,也是全國工筆畫展在合肥的最後一天。早幾天天不熱沒空看,今天只得受着烈日酷暑的懲罰來到了久留米美術館參觀。空曠的展廳里就我自己一人觀看,看着外面火烤似的大地感覺有50多度,心裡着實害怕中暑,就站在展廳口把手機遞給看展覽的工作人員,請他給我拍張照片留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21.5.13日下午,我剛從老家返回,忘記帶鑰匙,很無聊地攝於我家樓下小區廣場涼亭,旁邊的紙箱是我的行李,裡面放的都是書和毛筆等繪畫用品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home/jinganwangluorjvi4nkg4a2nuwcahn5gql7u6o/wwwroot/wp-includes/script-loader.php on line 26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