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生活

在线展厅

http://www.chengyuanhong.com/mulu.htm

这是我1990年8月29日正午,在我们家乡小镇殷庙集的街头拍摄的,当时烈日当空,酷热难当。

缠缠绕绕的丝瓜秧绿莹莹的青翠欲滴,黄花朵朵,映衬其间,仿佛葡萄架一样,丝丝缕缕,

4ddb0381nbaf467e7f93b&690自然而然地倒垂在农家小院的围墙上。久居钢筋水泥的城市,想家的时候,我就看看这幅照片,仿佛一股清新浓郁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,好像又回到了一趟自己的老家。

我那时是民办教师,在家乡程楼小学教书,语文、数学、音乐、体育、美术,我都教过。记得有一次课余时,我和全校十几个教师都在办公室坐着,有位学生家长走进办公室,径直走到我面前问我:“你是老师还是学生”?我当时听了猛一愣,一脸茫然,不知可否,我难道像个学生吗?因为那时的农村小学一年级学生,有的都十多岁才上学,而县城的同龄孩子都已经上初中了,所以农村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十六七岁很普遍,大姑娘小伙子很正常,有的小学毕业干脆就结婚了,也难怪学生家长这样问我了。

因为我的祖父是小学校长,所以我们兄妹三人上学都比较早,城里孩子上幼儿园的年龄我们就都已经开始上小学了,我上初一时是全班年龄最小、个子最矮、体重最轻(60斤)的学生。每次上体育课站队时,我都是排在最末后一个,跑步时我也是倒数第一,分组比赛做操时,好多人都不愿意和我一组,因为我影响其他人的成绩。所以我最怕上体育课了,总是想尽办法,弄虚作假开小差找借口逃课.

我们若是像其他农村孩子一样上学那样晚,我的命运就真的要改写了,因为祖父去世早,家庭经济困难,已经没有能力再培养我们都上学。

***

1217_2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我1998年11月22日在涡阳县城王天秩老师家拍摄的,也是我曾经租住几年的家,他那是八十多岁了,是个退休的老教师,人很好,待人热诚善良,喜欢字画。他家的院子很大,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,鸟语花香,四季如春,好像一个大花园。时值金秋,五颜六色的菊花含苞怒放,胜似春光。他家房子特别多,儿女又都不在这里住,除了他和老伴住这里外,其余的全部出租,因此整个院子成天又好像一个大杂院,租客迎来送往,非常热闹。

         那时我进修学习刚毕业,由于上学时经常在老师同学家吃饭,也是我最胖的时候。因为当时交通不便, 每次从阜阳坐火车回家,必须到涡阳转车,然后再乘汽车颠簸50多里路,下车后还要步行走几里路才能到家,非常非常麻烦。那时我老家到涡阳城每天往返只有一次车,有时晚了,我赶不到车,只有在涡阳找地方借宿,因他家房子多,我就经常在他家借宿。后来,在县城工作时,我又在他家租住几年。他曾帮助我好多,我送他点心水果之类的东西也不要,我就给他画,他见到画后非常高兴。2006年他得了老年痴呆症,我去看他,他已经分不清我是谁了,说话也是颠三倒四,不知东西。岁月无情,早几年他去世我也不知道,何时想起来心里总不免有些愧疚,总感觉有些对不起他。
      时光荏苒,转眼他已去世好几个春秋,难忘我困难时他对我的热心帮助,让我刻骨铭心,如此难忘。回头望去,我一路走来,不知踏着多少人的肩膀走着自己的路,曲折泥泞,一路坎坷。衷心感谢那些给我过无私帮助的人,你们虽然不在了,但却永远活在我的心中。人生漫漫,岁月悠悠,愿将来也有人能踏着我的肩膀走着自己的路。
 ***

2000年冬11月26日摄于冬安徽艺术馆,转眼12年过去了,这是我的画展结束时的最后一天,安徽艺术馆的罗敏给我拍摄的,她是《安徽群众文化》杂志的编辑,她还把我的画展信息发表在《安徽群众文化》上,现在我也不知这本杂志放哪里了。

记得当时有好多人要与我合影,尤其是一个60多岁的阿姨非常喜欢我的画,在我的画展前一天去看我的画,开幕当天一看到我就双手紧紧地搂抱着我不放,当时着实吓了我一跳,可能是我与她孩子的年龄差不多,问长问短,实在让我难为情,因为好多领导老师来了我要接待,直到工作人员在旁一直催我她才放手。画展期间她去了几次,并把我的作品拍了好多,画展结束了又去非要与我一起合影。

凡事表面看起来很美很风光,殊不知光环背后的艰难和辛苦,事不经过不知难,实在是一言难尽,天知道,地知道,甘苦自尝还有自己的心知道。

***

 

10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<百牛图 >(长6米),<百鹅图 (长8米)>,<百鸡图>(长6米)”

这是程远宏2000年11月23日在安徽艺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时,与安徽画廊的李德铭主任在观看她的长卷作品时拍的照片.那次画展多亏李德铭主任鼎立相助,才顺利地成功举办。时光飞逝,转眼十年.如今李主任也早已离世而去,他为人善良,不计名利.何时想起程远宏都非常感动,让她终生难忘.衷心的祝愿他在天堂一路走好.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2000年我第一次出版的作品,选自我的《中国历代百女图》,获了全国“计划生育宣传奖”,也是我第一次挣了10000元的稿费。拿到稿费后,我立刻配了手机,也是我第一次使手机。又回到乡下老家拿出2000元钱给交给母亲说;”娘啊,我有钱了,把我们几十年的老房子修修吧,不够我再给”。

我那时进修一毕业就在县职教中心代幼师班的美术课,学生都是清一色的十七八岁女孩子,也是我最好的模特,若有画不好的地方,找个学生来示范一下即可。2006年我又印成了名片首页,我当时是亳州市政协委员,现在已不是了,我当了多年的政协委员,总有一种滥竽充数之感,理应换届让位给别人。

***

4ddb0381nba4eb5452f25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看到这幅照片,真的成就了我儿时的梦想,羡慕那时自己真年轻啊!小时候我最爱唱的歌就是“我爱北京天安门”,那时的北京天安门就是我儿时的梦中天堂,心向神往的地方,现在想起小时候的天真单纯,简直幼稚的可笑。岁月匆匆,蓦然回首,仿佛走过一个世纪。

记得当时画展结束时,接着就是日本一个女画家的画展,炎黄艺术馆的工作人员就鼓励我说:“外国人能到我们中国办展,你也能到外国办展”,推荐我到中国对外展览中心自荐一下,看将来能否有机会去国外办画展?于是我就带着作品去了,接待我的是万纪元主任,他热情地接待了我,看过我的作品后问我多大了,我说自己教十几年书了,他一听立刻反问我:“你今年才多大教十几年书了”?我听了非常尴尬,气笑不得。昔日如烟,一去不返,我走尽坎坷,无怨无悔的做着自己的画家梦!自信是成功的第一步,我给自己鼓掌!我为自己喝彩!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o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炎黄艺术馆明亮的两个展厅里陈列着我的23幅作品,图为观众在观看以浓烈中国民俗气息的长卷画《兴盛图》。

***

 

4ddb0381nbaf4686b42a5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2003年11月23日,在亳州龙华迎宾馆迎接韩国荣州市妇女代表团时的合影,前面一排是韩国妇女代表团的成员,她们身着韩国传统服饰,长裙飘飘,五彩缤纷,宛若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原以为她们也像韩剧里那样传统文雅,其实并非如此,她们性格开朗,能歌善舞,非常豪放。

后两排全是我们亳州市的巾帼精英,最后左四是我,我的右边是亳州市人大副主任裴松如,前边是《亳州报》总编辑任爱丽。背景是我的画展作品50米长卷《百女图》,自那次画展后,我的8米长卷《百鸡图》不翼而飞,当时只顾与她们一起搞联欢活动,没想到画展作品却失踪了,再也找不到了,缺德的盗画贼永远也死不绝。

 

4ddb0381nbaf46649d015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也是2003年11月23日拍摄的,右边是我,中间是韩国妇女代表团长李庆子,左边是亳州梆剧团演员李景芝,国家2级演员,“梨园春”大赛擂主。或奖得了一辆小汽车,人很好,天生长的就是当演员的料。背景是我的画展作品50米长卷《百女图》。

***

1217_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2004年秋,我回到久违的的老工作单位程楼小学拍摄的,近处的自行车是同事的,远处的花墙门我刚看见时,以为是花园门,其实是厕所。每当下课铃一响,小学生就好像小鱼一样,鱼贯而入,飞也似的直往那边跑。上课铃一响,又好像小麻雀似的,唧唧喳喳从厕所一窝蜂似的飞出直往教室跑。多可爱的孩子!如果不是太爱画画,我情愿在乡村当一辈子孩子王。

我 的好多长卷作品差不多都是在这里工作时创作的,是我走上绘画之路的发源地。还记得我刚在此工作时,学校设施非常简陋,条件很差,两排房子,六个班级,十几个老师挤在一个办公室。因为我刚工作没教学经验,就让我教最小的班级学前班——名副其实的孩子王。听说今年这所学校就砍掉了,因为我们这里开矿变成了矿区,农民都搬迁走了,没学生。

想起那时的趣事真不少,成天和孩子们在一起,看着天真活泼,无忧无虑的小孩子,仿佛又回到了自己乐而忘忧的童年。生活是创作的源泉,因此我就根据那时的校园生活画了好多儿童画。记得我教的学生,因为年龄小,刚进校门时啥都不懂,有的小男孩连衣服都不穿,光着屁股赤着脚就来到学校上学了,真是笑死我了。夏天的时候,校园门口路两旁的白杨钻天,郁郁葱葱,直入云天,旁边还有一大池塘,绿水掩映,景色宜人,站在树下,凉风阵阵,非常清爽,班里没风扇,我就把孩子们全部领到白杨树下,教他们唱歌,做游戏。

清楚地记得有一个男学生给我的印象特别深,他那时七八岁,非常调皮,还好偷其他小朋友的学习用品,经常惹我生气。记得又一年冬天冰天雪地,我冷得直哆嗦,他却还光着脚,双脚冻得红红的露在外面。我吓一跳,实在不忍,一问才知道,原来他父母离婚了,妈妈弃他而去,爸爸又给他找个后妈,因他调皮,就把他放在老家跟爷爷奶奶后一走了之,哄他说高粱红了的时候妈妈就来看他,因此别人一问他妈妈,他就高兴的对人说;“我妈妈高粱红了的时候就来了”,其实都是他家人在骗他。无妈的孩子像根草,我听了阵阵心酸,眼泪直转,可惜我势单力薄,爱莫能助。如今20多年过去了,他也该近30岁了,愿他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,早日享受家庭的温暖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456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09年春5月1日摄于涡阳老子庙

这个时令在皖北是乍暖还寒的季节,这天我们东方老子书画院的几人,陪同河南商丘书画院的几个书画家一起到老子庙参观.”老子庙”是涡阳的名片,老子故里,道德之乡,道教文化的发祥地,是每个到涡阳的人必去的地方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?

老子庙的道长是湖北荆门人,听说他们那里人特别信道,男的好多外出当道士,女的就外出当道姑,我感到很新鲜,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。

上午书画家在我们办公室又写又画,画了很多,好多人都想要,我却连一张也没要,因为我从来不张口向别人要什么东西,这是索取。

***

 

4ddb0381nbaf467315559&690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67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我2010年在安徽画廊办展时设计的画展请柬,“程远宏”三字是我的手书,习惯成自然,我也喜欢行书。琴女选自我的仕女画《古韵如梦》,因为我喜欢音乐,尤其喜欢古琴“高山流水”,可惜没机会学习。只能用色彩线条付诸笔端,来寄托我的愿望,实现我的梦想了。

***

摄于2011年秋,“十月丽花傲秋寒”,我最喜爱菊花,其实我什么花都喜欢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更何况我是搞专业美术创作的,因此我最喜欢最常去的地方就是花园了。

去年金秋的一个下午,我又领着熟人和女友一群人开着摩托车,电动车和小汽车,浩浩荡荡来到我经常赏花的花园看花,老板两口子喜笑颜开,热情的端茶递水招待我们。看着繁花似锦的满园秋色,我们仿佛走进了世外桃源,一朵朵含苞怒放的菊花清香扑鼻,令人流连忘返,左看右看也舍不得走,玩了半天,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,但临走时却连一盆花也没买,也不知花园老板可生气?现在又到了万紫千红春满园的季节,花园里的花一定又开了不少,我也不好意思再去了。

其实在热闹喧嚣的城边,能走进这样一个鲜花盛开、四季入春的大花园,实在是一种享受,生活是多么美好啊!再高级的画家也画不出大自然赐予人间最美的好风景。

听母亲和奶奶讲,我的生日就是在秋天夜里,但具体的日子她们却已经记不清了,太遗憾了!糊涂亲人啊!好多次同学朋友算命约我一起都被我婉言谢绝了,因为我连自己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算什么?花开花落,年年岁岁,所以我从来不算命。人生在世活一天讲一天,能走一步走一步,任命闯吧!

***

 222222222222
2012年5月16日摄于老子庙前武家河,陪同省作家代表团参观老子庙时拍摄的。
当天艳阳高照,晴空万里,阵阵暖风吹来,裙子飘飘摆摆,非常凉爽。此条裙子我已穿了多年,一直舍不得扔掉,没料到今年却赶上了流行。
相传,“武家河”之名的来历是当年武则天到此参观所赐,一眼望去,烟波浩渺,水天一色,气势恢宏。愿武则天指点江山,扭转乾坤的智慧光芒,能普照在每一个参观者的身上,使每个人都能幸福吉祥,把握自己的命运,主宰自己的人生,开创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辉煌之路。

11111111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这是当天和同事还有外地的一个作家一起拍的。

****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4年夏摄于涡阳县委大院,这是我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,背景是县政府办公大楼,

2009年春我在3楼政协书画室,2011年夏我又到了10楼文联办公室。

时光好快,岁月不饶人,转眼6年过去了。

 

***

下图是2015年6月20日摄于天安广场,是我在北京进修一年的最后一天,21号我买了回合肥的车票。

 

0808_4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**

564353699877201608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==美丽的回忆==
滚滚红尘又一年,春秋如梦冬岁寒
流年一去云烟过,往事再也难复返。
2016年9月10号港澳游之行时,在珠海渔女旁和我的众多美女同学一起拍的合影,个个花枝招展,群居飘飘,仿佛仙女下凡,唯有我一人穿了黑白色,搭配了穿着一双粉红色拖鞋。我也知道这样打扮不协调,但是穿高跟鞋我实在受不了,真是寸步难行,简直是刑罚,这外国人发明的高跟鞋是典型的重男轻女。记得刚去香港时游海景观,听说要玩一天,早上吃饭时,我就换上拖鞋准备出去,同室的广东彩仙(这名字起的好像仙女)连忙劝我说:”我们要注意形象,你怎么能穿拖鞋出门呢?别让香港人笑话”。我只得立刻换上高跟鞋去游海洋馆,香港的海洋馆实在太大,大到不知道有多大?当时天还下着雨,我们打着伞走马观花,玩了这边玩那边,我也不知东西南北,跟在同行者后边,双腿仿佛断了似的,我累的一点都不想看,只想一下子坐在地上,最后走出大门时,同行者又开始乱走,只有我自己冒雨打着伞坐在海洋馆门口的旁边等同伴。吃了这次苦,决不再受二茬罪,所以以后几天我再也不穿高跟鞋游玩,一直穿着拖鞋,反正大多都是同学也没有人笑话,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感到好笑,也是一次美好的回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mmexport1565168021512

此时是2019.7.22日中午11点,合肥高温37度,也是全国工笔画展在合肥的最后一天。早几天天不热没空看,今天只得受着烈日酷暑的惩罚来到了久留米美术馆参观。空旷的展厅里就我自己一人观看,看着外面火烤似的大地感觉有50多度,心里着实害怕中暑,就站在展厅口把手机递给看展览的工作人员,请他给我拍张照片留念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